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匡贤明 > 提振消费,是宏观调控重点所在

提振消费,是宏观调控重点所在

新京报 社论2012年6月10日

 

调控的重点,既要兼顾短期的稳定投资,更要着眼于中长期的扩大消费,要明确把扩大消费作为宏观调控的重要目标。

 

昨天,国家统计局公布了2012年5月的一些重要宏观经济数据。总体上看,宏观经济仍处于下行通道中,5月份,CPI上涨3.0%,环比下降0.3%;PPI同比下降1.4%,环比下降0.4%;PMI为50.4%,比上月回落2.9个百分点。除此之外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6715亿元,同比名义增长13.8%,增速创下近一年来的新低。

但也有指标显示,宏观经济有可能出现企稳态势。例如,5月固定资产投资(不含农户)108924亿元,同比名义增长20.1%,环比增长1.15%;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9.6%(扣除价格因素的实际增长率),比4月份加快0.3个百分点。

 

因此,宏观经济总体处于下行状态,但稳定因素也在增长。在宏观调控方面,为了应对宏观经济下行趋势,当前宏观调控的力度和密集度,可能仅亚于2008年反危机时期。央行三年来首次降低利息,发改委降低油价;包括湛江钢铁项目在内的一些重大项目获批。这些举措都有利于稳定短期的经济形势。

 

但从中长期看,最大的风险不是投资的回落,而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长速度在下降。2011年12月,社会零售总额增长18.1%,2012年5月增速回落到13.8%,增速回落了4.3个百分点。更重要的是,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月同比增速看,增速中枢在2011年与2012年明显处于两个水平上。2012年增长中枢大概在17个百分点左右,而2012年则明显回落到14个百分点左右,回落大概在3个百分点。

 

因此,当前宏观经济最大的风险,不是投资增速的下降,而是消费增速的明显下降。这个下降与我国潜在消费需求快速增长的趋势不相适应。从这个角度看,调控的重点,既要兼顾短期的稳定投资,更要着眼于中长期的扩大消费,要明确把扩大消费作为宏观调控的重要目标。


在投资方面,保持一定的投资规模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以满足消费需求为导向,调整投资结构,提高投资效率。为此,要把培育消费能力的投资作为扩大投资的重点,例如,继续向“三农”、水利、欠发达地区、教育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体系、科技创新、节能减排以及铁路、公路等公共基础设施等领域倾斜,控制重化工业等投资规模膨胀。

 

“十二五”规划明确提出“建立扩大消费需求的长效机制,把扩大消费需求作为扩大内需的战略重点”,但目前还有相当多的体制机制、政策安排并不利于消费扩大。因此,在当前的宏观调控中,需要尽快推进消费政策调整,除了出台促进节能家电等产品消费等政策外,更重要的是构建起消费释放的政策体系,争取未来五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规模翻番。



推荐 15